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幸运彩票注册 > 幸运农场 > 正文

【悬疑】错爱(06)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8-02-06

目录

上一篇

那天早上我们从公寓出来后,阿龙一直送我到写字楼下。他坚持要送我回办公室,我赶紧说不用。他说我脸色不大好,不大放心。我脸红了一下,伸手帮他整了整衣领,柔声说有点累。他的眼神闪过一丝不安。我对他说你还小,不要想太多。他说自己不小了都二十了。我摸了摸他的脸说你放心,姐姐不会缠着你。他却说巴不得。阿龙说话的样子带着一点点稚气,嘴唇上毛茸茸的胡须在晨光中一根根清晰可见。见我直愣愣地望着他,他又说你不让我送你上楼,是不是怕丢你脸。楼下大厅门口来上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回应他。阿龙歪着头看我,我对他说一起上去也好,正愁面对庄总监。我伸手挽起他的胳膊,头窝到他肩上,仰着脸对他说道:

“还等什么呢?我的护花使者。”

前台换了一个姑娘,埋头整理着以前阿芳留下来的一堆文件。见我挽着阿龙的手走过来,一脸惊讶的神色。阿龙脚上蹬着一双锃亮的尖头黑色皮鞋,下身穿着一条窄窄的暗条纹七分裤,上身是紧身白色衬衫,胸前松开两粒钮扣,脖子上挂着一条细细的银链,显得与写字楼的气氛格格不入。我不由自主地松开了他的手,低声对阿龙说道:

“你先回吧,中午一起吃饭。”

小姑娘的眼神有些躲闪,装作不经意地问道:

“您就是赵小姐吧?”

“是的,我是。”

她看了看我一脸疑惑的表情,又指了指前台侧面墙上的光荣榜,上面有我的照片。

“赵小姐真人比照片还漂亮。”

小姑娘不失时机地恭维了我一句,本地口音,不咸不淡的普通话。我仔细打量了她一眼,像是刚毕业不久,看上去年龄和阿龙差不多,有着城市女孩的精灵古怪。小姑娘瞥了我旁边的阿龙一眼,白给了阿龙,黑给了我。她朝我露齿一笑。

“我是刚来的实习生,叫我黑妹好了。”

我笑了笑,挺有意思的名字。她的皮肤稍微有点儿黑,但配上她的笑容正好,很健康的那种。我不禁对她心生好感,说大家都是同事,不用太客气,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可以来问我,毕竟我也是老员工了。阿龙站在旁边半天没挪脚,我微微蹙了一下眉头,朝他望去。他也正好看过来,碰了一下我的眼神,转头问黑妹:

“阿芳呢?”

“阿芳?我不认识。”

黑妹泠冷地回答,又低头开始整理文件。

我奇怪地盯了阿龙一眼。

“你怎么认识?”

阿龙咳嗽了几声,挠了挠头。

“她也经常过来找我做头发。”

我释然地点了一下头。

“她被炒鱿鱼了,姓庄的干的好事。”

阿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说他先走了,中午在楼下茶餐厅等我。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里,黑妹胳膊肘支在台面上,脸湊过来问:

“赵姐。他是谁呀?”

见我没吭声,她又问:

“你男朋友?”

我瞪了她一眼,她赶紧捂住嘴。

我朝她摆摆手朝自己座位走去,却听见她在背后恍然大悟地说道:

“赵姐。我知道啦,他是你弟。你俩挂像。”

我摇摇头苦笑了一下,转过身对她说道:

“不是。他是我男朋友。”

庄总监整个上午都不见人影,中午去楼下茶餐厅吃饭,也没碰到阿龙。跑去理发店,见他正忙得团团转,一群型男索女挤在一旁,坐成了一条长龙排队轮候。问他吃饭了没有,阿龙说还没有,客人太多忙不过来。我以前熟识的那个师傅,倒是落得个清闲,蹲在外面马路牙上抽着香烟。我跑去茶餐厅打包了两份烧鹅饭,一份给了阿龙,一份给了熟识的师傅。师傅一边说吃过了,一边接了过去,说留着作晚餐也好。又嘬着牙花说阿龙,这小子真他妈有褔气,人见人爱,男女通杀。我赶紧问他什么叫男女通杀。师傅不无妒意地朝里边努了努嘴。

阿龙正拿着吹风筒对着一个大背头呼呼地吹。大背头是个中年男人。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个黄澄澄的金戒指,上面镶嵌着一颗硕大的祖母绿。言语之间不时夹杂着本地粗口,不断地把自己的老母丢来丢去。阿龙卑躬屈膝在一旁侍候着,左手塑料筒梳翻卷起他的头发往后拉,右手吹风筒风口压在梳子的齿条上呜呜地响。大背头仰着脸对阿龙说道:

“前面路口新开了家店,找时间一起去唱K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阿龙忙里偷闲瞅了一眼镜子,腾出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鬓角。大背头动了一下眉眼,又问阿龙:

“不如就今晚吧。我先定好房,到时来车你。”

“不用啦。我自己走过去就行。”

阿龙压了些啫哩水在手心搓了搓,细细地抹在大背头的油头上。大背头伸手掐了一下阿龙的屁股,我看到阿龙的脸上浮起一层绯红。他低下头翘起小拇指,把大背头额头前耷拉下来的一缕头发又抹了回去,表情专注又雀跃。

我在门口看着不大舒服,对阿龙说饭都凉了,你还不快吃。大背头回头望了我一眼,大嘴一咧朝阿龙说道:

“丢你老母!都把上妹了。”

阿龙讪讪地笑着,解下理发布说她是我姐。大背头站起身来,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碎发。

“龙龙啊,记住哦。今天晚上,不见不散。”

阿龙诺诺地应承着,一边朝我便眼色。等大背头走后,他才告诉我这个客人是老板朋友,平日里就这副德性,自己不过是逢场作戏。他扒拉了一口我递过来的饭盒,又招呼下一个女顾客。我心底不由地一酸,觉得他也不容易,帮人理个发还要陪笑。我问他:

“晚上你真去啊?”

“看情况吧。不会有什么事。”

他望了望我,我没做声。

他又问庄总监今天有对我说什么没有。我说压根儿没见到他人影。阿龙的手势在女客人头上停顿了一下,发了一会儿怔,低下头去安慰我说可能他忙别的什么去了,看看下午怎样。我点了点头。又对他说这事你甭管了,我自己有办法。阿龙抬头望了一眼,不再说话,只管忙乎着手底的活计。

我走出店外,拨通了肥仔手机,问他看到庄总监回来没有。肥仔在那头说有看到,还看到那个啥了。

“什么啥不啥的?”

我对他的故作神秘感到很是恼火。

他一反以往地正经起来,声音低沉急促。

“赵姐。你赶紧回来,摊上大事了。”

上一篇:【悬疑】错爱(07)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文章:

相关推荐:

网友评论: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
栏目分类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

凤凰彩票 联系QQ: 邮箱: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Top